发展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传统藏兽医药的发展及现状 > 发展历史 >

藏兽医学的发展

时间:  2015-08-25 19:56  点击:  
        藏兽医学是祖国兽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祖国医学的一个分支,是藏族劳动人民与家畜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 藏兽医学同藏医学是分不开的,它是随藏医学的产生而产生,发展而发展的,所以它和藏医藏药的发展有极为密切的关系;是藏族劳动人民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吸取中医理论与外来医学的精华,再结合本地区的特点建立起来的具有独特理论体系的民族兽医学。这一理论体系,先后由西藏传播到青海、甘肃、四川、云南、新疆等广大地区,对畜牧兽医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至今其理论仍然指导着藏区的兽医临床,在动物保健和防治牲畜的牛瘟、牛肺疫、口蹄疫、羊链球菌病、马鼻疽等传染病及体内外寄生虫病,降低牲畜疫病的蔓延、流行和死亡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藏兽医学历史悠久,产生于一千三百多年以前。根据藏医史书《索日廓布》记载:公元246年,西藏第一个统治者——聂赤赞布时代,人们就有了药物的概念。公元三世纪时,已涌现出不少著名藏医,例如:董吉托觉、洛朱钦布、洛朱从美等。伴随社会的发展,逐步有了内外往来关系。公元六世纪左右,中医学对藏医已开始产生影响,特别是公元614年,唐朝文成公主进藏,带进了文学、艺术、医学、星算、农耕、纺织等技术。同时请了内地著名中医韩文海和印度、波斯的名医到西藏讲学传医,培养医才,并编写了《民吉村卡》等医学书籍。公元710年,金城公主进藏,又带来了一部分医书,并请了一些内地医师著书立论、传播医学。金城公主的儿子赤松德赞,谕令十三条,强调尊敬养命的医生,把医生列为上层看待。这说明了中医对藏医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
    公元八世纪,玛哈金纳、觉拉孟巴等藏医与一个汉族医师共同编成《月王药诊》,成为藏医史上的第二部著名医书。更有成就的是以玉妥·元丹贡布为代表,他广泛收集民间医疗经验,曾到藏南、日喀则、西康、山西的五台山和国外印度等地行医考察,结合内外医学成果,历时二十多年,编写成《居悉》四部医典,形成了藏医学的独特理论体系,为藏医学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居悉》内容极为丰富,全书共分四卷。第一卷《扎据》(藏语),对生理、病理、诊断、治疗都作了论述;第二卷《协据》(藏语),主要介绍了卫生、预防、药性、配方等知识;第三卷《门阿据》(藏语),是介绍诊断、防治方法的秘方;第四卷《其玛据》(藏语),是介绍药物的加工、制作、功能、用法的各种专论,附有彩色解剖、药物图谱76章,成为藏医学经典著作。同时他还编写了关于诊治马病的兽医专册,对于常见的三十余种马病都有较详细的论述,各病还附有病马图谱,形象生动。
公元1253年以后的三百多年间,元朝统一了西藏的分割局面,建立政权,兴学设站,大大促进了藏医的发展,随之形成了南北医学派别,北方学派以师强巴及其弟子米尼玛、土娃顿殿为代表,在医学上总结了“六边四法”的教学经验,擅长用温热药物治病;南方学派以素卡吁及萨迦药城的当地学派等为代表,擅长用一些清热药物治病。这些学派各有特点,医术各有风格,对藏医的发展、提高都起了一定的作用。
    为了培训医徒,1753年在拉萨建立了“甲果日”(即药王山寺)。1811年,罗桑曲扎、次旺旦巴等,接连编写了《平德宁布》、《平德彭扎》、《平德恰君》等医书。1840年蒂麻瓦·丹增彭措编写了《协称》(意为“晶珠本草”)和《拉林吉堆》(意为“实践集”)。1844年,久民彭·朗杰加措编写了《计堆、彭德旁堆》和《森弟计堆》。1885年,嘎玛俄利·丹增写了《埃》和《旺》,嘎玛俄顿·丹增写了《其美罗珍》。这些医学著作,不仅推动了藏医学藏药学的发展,而且丰富了祖国医学宝库,为后世医家提供了可贵的资料。1915年在拉萨建立了藏医、星算的综合学校“门孜康”。
    藏兽医学具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经验。但是受历史条件的限制,难免掺进了不少糟粕,特别是后期被宗教寺院所垄断,受到了压制和摧残,民间兽医被歧视,使藏兽医药学长期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疫病流行,牲畜大批死亡,畜牧业生产受到严重破坏,劳动人民生活极端痛苦。
    解放后,在党的关怀下,出版了有关兽医书籍,培养了大批兽医人员,使中藏兽医事业得到了蓬勃发展。

版权所有: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 Copyright© http://www.lzmy.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硷沟沿335号 电话:0931-2164180 邮编:730050 本站由兰州网站建设业聚质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