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现状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传统藏兽医药的发展及现状 > 研究现状 >

研究现状

时间:  2015-07-29 09:11  点击:  
    在藏区,藏兽医药学随着藏医药学的形成而形成、发展而发展,藏医运用同理同法,进行人畜兼治,具有悠久的发展历史。据西藏史书《索日廓布》记载, 早在公元130年, 藏医就用简单的药物治疗人畜疾病,并在公元7世纪,伴随着唐朝文成和金城公主联姻进藏,藏兽医药学在中兽医药学的影响下开始快速发展,《月王药珍》、《四部医典》、《晶珠本草》等一系列影响后世深远的著作被创作,其分别记载的藏药品种为780种、1002种和2294种,为藏兽医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951年5月西藏和平解放后,党和政府十分关心藏药及藏兽医药事业,特别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挖掘整理藏兽医经验和对藏兽药资源调查的基础上,出版很多优秀书籍,如《藏兽医经验选编》、《西藏常用中草药》、《高原常用中草药治疗手册》等,同时一大批疗效显著的组方、验方被研制,如西藏亚东县畜牧兽医站用黄岩酊治疗羔羊、犊牛拉稀和马肠炎共430例,疗效在90%以上,该方有经西藏畜牧兽医研究所验证,治疗羔羊痢疾治愈率为92.8%,治疗犊牛拉稀5例全部治愈;四川省若尔盖县红星公社兽医站,用藏药蓝花侧金盏治疗马疥癣1700多例,全部治愈等等;这些使藏兽医药学理论和内容进一步得到充实。现今,在所收集的藏药中, 植物药有2172种, 动物药214种, 矿物药50多种, 其中高原特产藏药86种,临床最常用藏药主要有304种。特别是《中华本草》藏药卷和“中国藏药数据库”的编撰与建设更是把藏药推向了一个更高的层次。目前,藏兽医学的理论和藏兽药,仍然在藏区应用于畜禽各类疾病的防治,对高原畜牧业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但多数藏药书籍的撰写及药物的现代化研究更多的是从人类用药的角度出发,对藏兽医药的研究少之又少,而原有的藏兽药组方、验方也没有得到好的保护和利用,且很多不利因素依然存在:
    (1)藏药及藏兽药资源不足。藏兽药均为高海拔的植物、动物和矿物药,受生长环境及气候条件所限,藏兽药资源十分有限。近年来,随着国内藏药产业发展迅速,生药需求量不断增加,藏药生产与原料供求矛盾日益突出。据不完全统计藏、甘、青、川等地不同规模的藏成药生产厂家已发展到近70家,其中:医药行政部门登记在册的藏药生产企业西藏22家、青海30家、甘肃10家、四川5家。国内藏成药产值超过4.0亿元以上,藏药原材料需求的数额可观,主要靠野生资源的采收。对自然界的掠夺性索取,野生藏药资源日益减少,五脉绿绒篙、白花龙胆、翼首草、高山辣根菜等一些品种则已经面临绝种的危险。生产所需的药源趋于紧缺,生态环境趋于恶化。2000年7月在西藏拉萨举办的“关于保护和开发处于濒危野生藏药药材资源研讨会”上,对全国藏区范围内已处于濒危的动、植、矿物药材调查分析后,列出濒危藏药材65种。当然资源的稀少,也就使得其藏兽药药材价格十分昂贵,成药的价格也随之上涨。目前来说,牧区畜牧兽医站藏兽药小规模使用,多半靠自己采挖药材降低成本。因此,开展藏药材的驯化、培育以及符合国家标准的GAP种植显得尤为重要。
    (2)藏药质量标准欠缺。在藏药的鉴别中,传统的藏药是以其形态、颜色、大小、生长海拔、生长地、生长期、药味药性、功能主治来进行鉴别,制剂主要为散剂和丸剂,缺乏完整科学的质量标准与鉴别方法,仅有经验识别。藏药标准的制定直接影响着藏药的质量、开发、推广、发展。为此,1979年出版了《六省区藏药标准》,1992年青海省颁布了青海省藏药标准,1995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药品标准藏药(第一册), 标志着藏药进入了质量标准新阶段,薄层色谱、荧光、显微鉴别及各种化学分析技术应用于藏药的质量控制, 《中国药典》1995年版, 收载16个藏药验方制剂, 14个有鉴别项, 8个采用薄层色谱技术,列有化学对照品和对照药材,但有2个只有性状鉴别,另外还收载了由藏药独一味制成的片剂,并有总黄酮的含量测定。藏药质量研究水平虽已有很大提高, 但距当代药品质量研究水平仍有相当大的差距,特别是在新技术手段应用和质量指标的量化方面亟待加强和完善。
    (3)藏兽医药发展迟缓。由于青藏高原独特的地理条件和相对封闭的社会环境,使得藏兽医药地区化用药情况严重,缺乏统一的用药和制药标准。如李德胜对来自于西藏自治区的中东部地方185方剂分析显示, 尽管其用药的基础理论相同或相似, 但在范围不大的西藏中东部地区, 用药差异性也很大, 在185方剂中仅出现一次的药物就有62 味之多。在化学药物的冲击下,好的组方、验方没有得到完善的保护、传承和发扬,也没有与现代药理学、药学及制剂学等更好地融合,多停留在民间应用,有的甚至遗失,加上现有藏兽药制药技术落后,工艺简单, 剂型单一, 产品粗糙,质量不稳定。复杂的没有规范化的炮制方法也严重制约了藏兽医药的发展,耗费大量的时间及精力。如寒水石的炮制方法:采挖—捣碎—挑选—清洗(凉水5-6次,热水3-4次)—在混有芒硝、牛或羊奶的水中浸泡煎煮(24小时)—清洗—磨细—炒干—晾干备用。
   (4)疾病治疗的片面化。在对西藏自治区的中东部地方185方剂分析显示,用于治疗内科病的方剂数达108 首,占整个方剂数的58 % , 说明在高原地区家畜最为常见的疾患仍然是内科病, 其成因复杂, 证候变化繁多。用于治疗传染病和寄生虫病的方剂分别为19 %和9 % , 反映了高原地区尤其是广大牧区规模化饲养、自然放牧状态下传染病和寄生虫病等侵袭病易发、多发和发病后难以控制的实际情况,目前治疗内外生寄生虫病的主要依赖化学药物如丙硫咪唑、四咪唑、伊维菌素、阿维菌素,螨净药浴等。而用于治疗外科疾病的方剂仅占14 % , 符合高原地区自繁自养、家畜改良工作相对滞后以及纯自然饲养、家畜劳役相对较少而不易发生该类疾病的特殊情况。因此,开展具有显著疗效的驱虫类藏兽药显得十分重要。
同时由于高原地域、语言和藏医药学理论等多种因素,使藏医药多学科的研究人员,特别是具有远见、能创新的高级人才缺乏;严重制约了藏兽医药的发展。

版权所有: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 Copyright© http://www.lzmy.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硷沟沿335号 电话:0931-2164180 邮编:730050 本站由兰州网站建设业聚质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