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方法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传统藏兽医诊疗技术 > 治疗方法 >

治疗方法

时间:  2014-08-27 09:41  点击:  
    治疗方法,可以初步归纳为十六种,或称十六法,即汗法、吐法、下法、和法、温法、清法、寒法、热法、涩法、利法、特发、消法、升法、降法、补法、破法。分述如下:
    汗法:汗法是发散疗法。汗法主要用于感冒初期及一些热性病的初期。例如,感冒发烧,脉快,角热(甚至角尖部亦发热),怕冷(尾尖轻轻颤动,甚则身颤),毛根润,用“浪庆刊扎”治疗。方中有白茛菪、黑茛菪解热止痛,又有独活、麝香等药具有发散袪风的作用。又如西藏畜牧兽医科学研究所报导的用西河柳、炒香附、草决明等药治疗牛、羊感冒。再如四川省若尔盖县红星乡畜牧兽医站用诃子壳、土木香、安息香、麝香、睡菜等药配方治疗马流感、马腺疫等病;又用麻黄、柴胡与解毒药配合制成针剂,治疗幼畜地方性肺炎。这些方剂中,均有发散的药物,是汗法在中藏兽医中的运用。
    吐法:吐法是用催吐药达到治病目的的一种方法,主要用于误食毒物后不久。如西藏当雄县兽医用卵叶橐吾等三味药配方,可使牛、羊、猪达到催吐作用。但母畜妊娠、产后及体弱病畜慎用。
    下法:是用泻下药通利胃肠达到治病目的的一种方法。主要用于高热便秘、肠结腹痛及积滞胀满等病;驱除内寄生虫时也需配以泻下药。下法分攻下和缓下两类。用药途径多取内服,但也有用灌肠法致泻的。对老弱、妊娠畜慎用攻下药。例如西藏当雄县畜牧兽医站用角蒿四味散(或丸)治疗马、骡结症和牛、羊前胃结食。其方由角蒿、大黄、制大戟、蓖麻子组成。方中角蒿消胀除满,余药攻坚润便,合为攻下之剂。又如四川省若尔县红星乡畜牧兽医站用大黄、土大黄、土碱、角蒿、轮叶棘豆配方攻下,又用承气丸(巴豆、诃子、红枣、牡蒿、荜茇)消积通便,可谓缓下剂。
    和法:和法即和解之意,是利用药物的疏通及和解作用来调整脏腑功能达到治病目的的一种方法。例如感冒中期,出现寒热往来、饮食不振等病状,即当用和法,中藏兽医认为这是脏腑寒热不协调所引起的。西藏当雄县藏兽医治此证用石榴六位散(石榴、小豆果、桂皮、荜茇、生姜、草红花);四川省若尔县红星乡畜牧兽医站治此证则用三和散(肉豆蔻、石灰华、红花、丁香、草豆蔻、草果)。方名“三和”,即是调和“龙”、“赤巴”、“白干”三者关系之意,使之归于平衡
    温法:是用性温的药来助火祛寒的一种治疗方法。例如胃寒消化不良、食欲大减,或兼便泻,治以石榴五味散(石榴子、干姜、水柏枝、波棱瓜等药)。
    清法:是用清凉的药物来治疗热性病的一种方法。中藏兽医学认为,热证多属“赤巴”过盛,肝胆有热而发黄疸。西藏当雄县畜牧兽医站治此证用茵陈、草红花、波棱瓜、伞梗虎耳草、三颗针、熊胆、唐古特青兰等药配方。此外,“白干”过衰,水液不足,出现心热烦躁、舌红无苔等症状,此亦热证,治用天门冬、手掌参、马先蒿等药。
    寒法:是用苦寒泻火之药来治疗火热证及热毒证的一种治疗方法。此法与清法相近似,唯其证较清法所主之证火热更盛,或又兼热毒。例如外感病身热苔黄,烦躁便干,心热嗜凉,欲卧凉处。西藏当雄县畜牧兽医站治此证用翼首草十二味(方有翼首草、黄连等药)。又如西藏畜牧兽医科学研究所用黄岩酊治疗羔羊、犊牛的毒热痢,方中所用的二味药(岩青和三棵针)皆味苦而涩,泻火解毒,又且涩肠止泻。
    热法:是用大热之药来回阳救厥,治疗寒极之证的一种治疗方法。温法与热法相类同,唯前者寒轻,后者寒重;前者旨在壮阳祛寒,后者意欲回阳救厥。温补之药皆有壮阳之性,救厥之剂则必大辛大热。例如四川省若尔盖县红星乡畜牧兽医站用补火散(酸石榴子、肉桂、草豆蔻、荜茇、红花)治疗家畜大寒证,其证见:四肢欠温,耳鼻俱凉,冷汗出,脉沉而迟等。
    涩法:是用固涩的药物来敛肠止泻的一种治疗方法。泻痢不止,分寒热两类。热泻是“赤巴”和“白干”并病,即湿热下痢,所下腥臭,治宜苦涩,如用熊胆七味(熊胆、白薇、波棱瓜、大株红景天等)治疗此证。寒泻则是“赤巴”衰而“白干”盛所致,证为寒湿,所下完谷不化,则治宜助火利小便。
    利法:是用利尿药治疗小便不利的一种治疗方法。例如甘肃省甘南畜牧学校用水獭肉煎汁,送服车前子细末的办法治疗大家畜小便不利之热证。其症:频作排尿姿势,而尿滴难出。中藏兽医认为这是“赤巴”和“龙”病的表现。
小便因寒而不利者,则四肢欠温,苔白而润,小便不利,水溢为患,而发水肿;水无去路,肠鸣便溏。西藏当雄县畜牧兽医站用野苋莱子六味散治疗此证。其方为:野苋莱子、萹蓄、车前子、鸭跖草、鹅首马先蒿、点地梅。
    特法:使用特效药物治疗某些疾病的一种方法。使用中草药治病,一般是注重调整生物体的内因,使其寒热升降等因素归于平衡,从而达到治愈疾病的目的。但有些病,如一些烈性传染病和寄生虫侵袭病,人们逐渐认识和掌握了一些对病原体有不同程度杀灭作用的药物,并用到治疗实践中去。这便是特效疗法。也有人在使用中草药的同时,兼用一些作用于病原体的西药,这也是特效疗法的运用。
    消法:是用消食化积、理气除满的药物治疗食积腹满、消化不良等疾病的一种治疗方法。消法与下法相近,但下法猛而消法缓;下法着重攻逐结聚,消法不过疏导运化。例如西藏当雄县畜牧兽医站用大黄九味散(大黄、石榴、桂皮、香菜、野葱、炒盐等药)治疗家畜积食腹满,噫气口臭,苔白而厚,粪便粗糙。
消法也能损伤“龙”气,故不宜使用过多。
    升法:是用生补的药物治疗气虚下陷的一种治疗方法。例如妊畜气血虚陷,不能养胎,或已出现流产先兆,保胎宜升补气血,方用太白参、黄精、防风、天冬、白蒺藜(四川省若尔盖县红星乡畜牧兽医站方)。又如气虚下陷,脱肛不收,治宜升补,方用生黄芪、党参、升麻、诃子、全当归、白术、大枣、茯苓(四川省理县扑头乡畜牧兽医站方)。
    降法:是用沉降下行的药物治疗气逆呕吐等病的一种治疗方法。胃气以下行为顺,上逆为病。胃气上逆或因于热,或因于寒,证见嗳气呃逆,甚则呕吐,饮食大减,精神不振。其因于热者,嗳气酸臭,口色偏红,渴欲饮水;其因于寒者,口舌色淡,饮食不化。治法皆宜降胃行气,兼顾寒热。例如西藏当雄县畜牧兽医站用芥菜、石斛、炒大米组成止吐药方,治疗中、小家畜呕吐症。四川省若尔盖县红星乡畜牧兽医站用制马钱、藏木香、诃子、广木香、上沉香、肉桂、广酸枣、安息香等药合为降逆之剂,治疗马胃气上逆,嗳气泛酸,不思饮食之症。
    补法:是用补养气血的药物来增强体质,改善动物体虚弱状态的一种治疗方法。用于久病、失血、幼畜缺乳、母畜产后以及过度劳役等因素引起的气血亏损症。例如动物气血两虚,口色淡白,气短多汗,劳役则喘,神疲肢苔,甚至四肢微肿。西藏当雄县畜牧兽医站用黄精、红精、当归、手掌参、白术、天冬等药配方治疗此证,同时改善饲养管理条件。
    破法:是用破积化瘀的药物治疗积块肿痛的一种治疗方法。例如四川省若尔盖县红星乡畜牧兽医站用寒水石破积散治疗腹内积块。其块,推知可动,疼有定时,舌色灰黑,验尿:搅拌后见有鱼目状泡沫出现。其方是:寒水石、诃子、硼砂、磠沙、荜茇、甘清乌头、硫磺。
    上述十六种治疗方法并不是孤立的,而是互相联系、互为补充的。所以,在临床应用时,要灵活掌握,根据病情和畜体的具体情况,或单用一法,或几法并用。
    在治疗方法方面,中藏兽医学在药物剂型、用药方法、方剂配伍及针灸等方面,具有丰富的内容。
    中藏兽医中草药剂型主要有散剂、汤剂、丸剂、丹剂、注射剂、酊剂、酥油剂、发酵剂等。其中以散剂最为多用。中藏兽医的施治方法,除口服用药外,还有鼻药、灌肠及外用药等。在针灸方面,常用放血和针刺,还有熨烙及艾灸,并包括一些小手术疗法。
    藏兽医的方剂有大方和小方之分。大方的药味多达数十味,甚至近百味,而小方只有三、五味,甚至单味,但一般方剂多为十味左右。其方剂配伍,与中兽医相类同,即一个方剂常由君、臣、佐、使四类药组成。这种君臣佐使,或称主、辅、佐、使,藏医古籍中又有称为父、母、子、孙的。例如治马疥癣方,用兰花侧金盏、墨地根、柏枝油作膏外用。方中兰花侧金盏善能杀虫灭疥,故为君药(父药)。但此药刺激过强,故用墨地根以牵制或减缓其刺激性,并亦有消炎解毒之力,辅佐君药杀虫治疥。故墨地根既为臣药(母药),又为佐药(子药)。柏枝油粘着柔润,使药力达于病所,故为使药(孙药)。
    此外,中藏兽医在治疗实践中,对加强病畜的饲养管理十分重视,认为这是第一位的,而治疗是第二位的。在加强饲养管理方面,除增加营养外,还要注意以下几点:“龙”病宜多在阳坡和温暖处放牧;“赤巴”病宜在水边和阴凉处放牧,并避免剧烈活动;“白干”病宜多运动,在暖处放牧。

版权所有: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 Copyright© http://www.lzmy.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硷沟沿335号 电话:0931-2164180 邮编:730050 本站由兰州网站建设业聚质提供技术支持